亡魂鳥在線閱讀 作者:王躍文作品集

亡魂鳥

這部小說寫于九年前。2001年10月,由中國電影出版社初版,2006年11月,由長江文藝出版社再版。此為第三次出版。 翻看初版序言,不覺耳熱。文字太煸情了,看著有些牙痛。不過,這卻是我當時的真實狀態。我原來也是有過青春的,并不從來就是溫吞水。《亡魂鳥》寫得有些激情放縱,自己是沉溺進去了的。我寫的自然不是通常意義上的知青小說。我的祖祖輩輩都是農民,沒有絲毫高貴的知青情結。我不喜歡有人說到知青生活就苦大仇深。因為我知道,知青們祥林嫂一樣訴說的苦難,不過是億萬農民千百年來最日常的生活。 但是,這卻又是一代年輕人真實的苦難。一位遠嫁日本的上海女子,讀了《亡魂鳥》后,多年來一直同我通電話。她曾是當年下放農村的知青,有過一位像鄭秋倫一樣的初戀愛人。她的初戀愛人蹲了監獄,只是沒有像鄭秋倫那樣被槍斃。她一直有個愿望,就是把這部小說翻譯成日文。她似乎不懂文學書的出版事宜,但她這番用心很讓我感嘆。 時代就是命運,這個判斷句式非常可怕。不光是那些知青,更多的一代一代的人,他們的命運都被所謂時代荒唐掉了。逝去的那些時代,都曾號稱波瀾壯闊。那些無助的蒼生,或被拋向風口浪尖,或被埋進汪洋深處。寫到這些時代的文學,便怎么也無法純粹起來。 我夢想著寫出抽離時代的作品。小說內外的人們,感覺不到所謂的時代,除了亙古不變的日月山川,只有與生俱來的原欲哀樂,只有普世皆懂的人間童話。然而現實的泥太深,我的雙腳陷入其中而不能自拔。我想超拔現實,卻沒有這個功力。一位女子,渾身素白,臉龐白晰而消瘦,眼窩子有些深,眸子亮亮的。不知是白天,還是夜里,也不知在哪里。只有這漂亮的女子。陸陀想看清了她,卻不敢正眼去望。突然一聲巨響,陸陀慌忙四顧。再回頭望去,那女子就不見了。據說,荊都北湖的亡魂鳥是湖里淹死的人變的,是人的亡魂。王躍文的《亡魂鳥》一書,敘述的是一個漂亮女人的離奇命運。 書中的主人公維娜是一個美麗動人的女知青,她愛上了農場的才子,高大英俊的鄭秋輪,厄運便也就開始了,他們倆雙親雙愛。他們雙雙在工作之余,到湖邊鉤魚及到別的農場串門,都不知危險也在一步步地向他們迫近。場長郭浩然要拆散鴛鴦。他一言九鼎,鄭秋輪遭到了報復,被定為重點改造對象。這是北湖農場的政策,郭浩然發明的。他將那些政策上有污點的,調皮的,得罪了領導的定為重點,集中由場里派工。鄭秋輪被扣上了一個又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受到場里批判斗爭,維娜委曲求全,她為了庇護自己深愛的戀人,被迫同農場場長郭浩然結了婚。但她善良都未能讓自己的戀人躲過厄運,最后,鄭秋輪被以莫須有的罪名被處決了。維娜更凄慘,她離開郭浩然,獨自扶養女兒,并承擔起照顧鄭秋輪父母責任。正當她事業有成,又重新找到了心上人,卻不幸因車禍葬身北湖中成了一只亡魂鳥。 本書本相當部分是通過主人公結交的幾個奇女子,她們同樣漂亮能干,只因為同官場有了聯系,結果命運同樣凄慘,這些奇女子的遭遇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官場的官僚主義的腐敗黑暗。 該書構思獨特,以維娜與陸陀、維娜與鄭秋輪、郭浩然等,現實與回憶交叉進行,以人物悲場為結局,人物故事命運、曲折、凄美、無常、荒誕,談后令人不禁扼腕嘆惜。

体彩飞鱼中奖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