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劑科辦公室偶爾出來一個人,都昂頭挺胸,根本不用正眼看著門口這些人。到了十二點,眾醫藥代表都嘆息白來了一上午,紛紛散去。侯滄海沒有去吃飯,拿了本雜志翻閱,繼續在此等待。到了一點半,又有醫藥代表來到此處。

二點鐘左右,聽到有醫院代表道:“黃主任來。”這個聲音透著激動,又顯示著隱隱的壓力。兩個女性醫藥代表動作最快,提前迎了過去,親切地招呼道:“黃主任好。”

侯滄海在今天不準備與黃主任見面,而是做一個徹底旁觀者。有了直觀印象,才可以采取下一步行動。

黃主任是一個相貌普通的中年婦女,略瘦,短發。她看見幾個醫藥代表圍了上來,便用威嚴而冰冷的眼光掃視一圈。她的目光對于醫藥代表來說帶有強烈壓迫性,令熱情萬分的醫藥代表臉上笑容一下就凝固。

“你們不要在這里白忙了,要想進入醫院只有一條道路,就是參加醫院每二年一次的藥品招標。要想進入山南二院,只有這一條道路。你們走吧,不要在這里白費力了。”說完,黃主任徑直回辦公室。

在一陣哀嘆聲中,妄圖來碰大運的醫院代表散得干干凈凈。侯滄海收起雜志,也離開了山南二院。

晚餐是樓下面條,侯滄海和楊兵各要了一碗。

“嘿,昨晚你沒有回來?把那個美女搞定了?”

“先不談這個事情,我有一個決定,搞定山南二院。”

“山南二院,二七公司的人肯定搞不定。”

“如果搞定,能賺多少?”

“具體費用得另算,偉哥發過話,誰搞定山南二院,獎金十萬。”

侯滄海將面條重重地擱在桌上,道:“我一定要摘定這家醫院。”

“勇氣可嘉。我問你,有什么好辦法嗎?”

“我對山南二院兩眼一抹黑,你給我講一講具體情況?”

楊兵豎起中指,道:“原來是沒有根據地亂吹牛,我還以為你有特殊武器?放棄吧,三個主管都試過,沒有人能夠成功。這里面有一個極為特殊原因,和以前二七公司金牌銷售員有關。我勸你最好放棄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

第一百一十一章 故人

侯滄海與姚琳有了那一夜后,帶來了新的刺激和人生體驗。他意識到要想多賺錢,不能僅僅等待公司安排,必須要在開發醫院上主動突破,否則永遠沒有大作為,賺不了大錢。

“到底有什么特殊原因?”

“那個藥劑科周主任在我們圈子里很有名。她在山南二院地位特殊,第一,她算是醫學專家,這在醫劑科主任中比較少見;第二,她丈夫是市衛生局領導,妻以夫榮;第二,她為人強勢,在家里說一不二。”

“這就是特殊原因,不對啊,她為什么特別針對二七公司。”

“以前我們有一個業務員,女的,長得挺漂亮,和素素姐一批。這個前輩和藥劑科一個男同志滾了床單,沒有料到那個男同志徹底迷了進去,鬧著要和老婆離婚。后來他的老婆自殺,割了腕,被及時發現,送到醫院撿回了一條命。這件事情以后,周主任對我們二七公司另眼相看,我們的藥基本上進不了二七醫院。”

聽到這個情況,侯滄海這才明白為什么二七公司基本上放棄了山南二院,主要原因是得罪了強勢的藥劑科周主任。他沒有放棄自己的想法,道:“是人都有弱點,山南二院始終要用藥,所以,周主任這一關肯定會攻克,就看用什么方法。以前二七公司做過山南二院,有沒有現成的醫生檔案?”

楊兵道:“很久都沒有人進山南二院,恐怕很難,得靠自己做。”

到山南二院查看了實際情況,又從公司這邊了解癥結所在,侯滄海針對實際情況,改變了快速拿下山南二院的想法,準備先做徹底調查研究,再尋找突破點。

山南二院一時半會難以攻克,侯滄海又動起了其他醫院的腦筋。他找到會計老丁,弄了一份最完整真實的二七公司勢力圖。制作完成勢力圖以后,侯滄海對照著南州市醫院名冊,發現了二七公司還有大塊空白處,基本沒有染指過私立醫院。南州市共有二十三處私立醫院,也算是一處大肥肉。

二七公司沒有進入私立醫院有現實原因,私立公司機制靈活,為了節省成本,往往直接與藥廠聯系,扣點甚至比公司更低。所以,二七公司基本上沒有考慮私立醫院。入職培訓時,老段曾經在講解當前進藥制度時特意提到這一點,侯滄海印象特別深。此時,他為了拓展財源,決定死馬當成活馬醫,紙上得來終覺淺,必須要得在實地看一看。

接下來一個星期,侯滄海拿著統方給出的數據,到自己負責的四個小醫院發放了臨床費。經過這一段時間實際接觸,他得到了一個重要經驗:在這種已經開發出來、建立比較穩定業務關系的小醫院,只要跑得勤快、臨床費發得及時,一般來說費不了多大力氣。

這一個多月來,他天天跑醫院,隔一天與醫生見面,相互間迅速熟悉起來,業務開展得很順利,銷售量穩步提升。到這個程度以后,侯滄海確實不滿足守著這四家醫院。

發完最后一筆臨床費,侯滄海進入第一家名為巴拿馬醫院的私立醫院。私立醫院的醫生很少遇到進來發名片的醫療代表,都如盯怪物一樣對待侯滄海。侯滄海此時已經練出了強硬的心理素質,不為對方態度所惑,繼續神態自右地介紹二七公司情況,留下了名片和資料。

侯滄海在機關工作多年,這一段經歷在不知不覺影響了其相貌,特別是神態。他在介紹情況時,盡管客氣謙和,但是絕對沒有很多醫藥代表的奴顏媚骨。心理學中有一個投射原理,你本人如何定位自己,也將影響對方對你的定位。因此,這些醫生盡管覺得此人來到巴拿馬醫生很奇怪,卻也沒有嘲笑,甚至還指點他去見了主持工作的副院長。

從副院長辦公室出來,一無所獲,卻增加了侯滄海的信心:就算沒有被巴拿馬醫院所接受,但是拜訪了一次,認識了幾個人,了解了私立醫院情況,也是有收獲的。

距離巴拿馬醫院約五百米處,還有另一家私立醫院鴻賓醫院。“鴻賓醫院”的大牌子立在公共汽車站旁邊,是車站附近最明顯的標志。從這一點來判斷,鴻賓醫院比起巴拿馬醫院有實力,否則不會以此來命名車站。

站在鴻賓醫院大廳時,已經十一點十五分鐘,侯滄海準備利用上午時間做基礎調查,下午再來拜訪醫生。

有些醫藥進醫院后。見到醫生立馬軟腰,恨不得把腰變到地面。侯滄海給自己定下原則,要當一個正正當當的醫藥代表,行為和神情絕對不能自認為低人一等。他理直氣壯地拿起表格,開始填寫起鴻賓醫院的基礎信息。

二樓,吳小璐從病房出來,正朝自己辦公室走去,無意中朝樓下看了一眼。鴻賓醫院前廳構造和很多賓館接近,二樓是圓弧形構造,站在樓上能將底樓大體上看得清楚。吳小璐眼睛余光瞧見了樓下身影,最初沒有在意,走過以后,覺得這個身影很熟悉,又退后幾步,重新打量底下之下。

這是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背影。

熟悉,這個背影曾經在黑河醫院最危急時刻給自己以最有力的支,一直留在腦海里,

陌生,這個背影如今徘徊在醫院公示欄前,背著包,拿著文件夾,正是經常見到的醫療代表打扮。

吳小璐站在二樓看了一會兒,沿著旋轉走道走了下去。

侯滄海正在專注填表,聽到身后傳來熟悉的聲音,回過頭,見到了穿著白大褂的吳小璐。他來到南州以后,多次想起吳小璐曾經說過要到南州的醫院工作,初來時最困難時刻,也曾經想過聯系她。最后,他還是放棄聯系吳小璐的想法。

放棄的原因很簡單,吳小璐很明顯地表達了對自己的愛戀,這讓侯滄海至少在短時間內無法接受。

他與熊小梅分手以后,心理受到重挫,根本無法短時間再次戀愛。他可以與陳華發生關系,可以與剛認識的姚琳發生關系,與這兩人發生關系不是戀愛,是男男女女互相滿足。若是他與吳小璐有親密接觸,性質必然會不同。為了不辜負吳小璐的一片真心,只能選擇躲避。

來到南州二七公司以后,侯滄海知道在這個行業久了,必然有與吳小璐見面這一天,只是沒有想到這么快就在醫院遇到了。

“嘿,你在這家醫院。”侯滄海將筆插進文件夾,很自然地打招呼。

吳小璐默默地看著他,道:“你在當醫藥代表?”

“我辭職了,出來做醫藥代表。”

“阿姨病情怎么樣了?”

“手術成功,控制得不錯。”

吳小璐是醫生,知道腎臟移植手術后還有相當高的后續費用,侯滄海辭職出來做醫藥代表肯定是被經濟條件所逼。她沒有多問,道:“馬上下班了,我去換件衣服,中午請你吃飯。”

等了約莫十來分鐘,吳小璐出現在底樓。她換了一件白色裙子,束了一根紅色腰帶,腳上是高跟鞋,比起在江州時的打扮,質地和樣式都有明顯提高。

“走吧,我帶你到一家湘菜館,味道不錯。”吳小璐提著一個小包,小包質地看起來也不錯。

走進湘菜館,吳小璐關上包間房門以后,道:“你在哪個公司。”

“二七公司。”

“這家公司挺有名的,能拿點資料給我嗎?”

侯滄海取過背包。背包里面是醫藥代表必備品,包括名片、筆、本子、計算器、公司資料、產品資料、若干小禮品。他將公司資料和產品資料取了一份,裝進二七公司定制的大信封,交給吳小璐。

“鴻賓醫院是私立醫院,有可能進二七公司的藥嗎?我只是問一問,打聽準確情況。”在侯滄海心目中,吳小璐就是一個才入職的普通小醫生,最大作用是負責提供情報。而且,他不想讓其為難,主動說清楚自己的想法。

“私立醫院進藥方式比起公立醫院要靈活得多,進價更便宜。”吳小璐翻閱著資料,答道。

從二樓窗戶能望到鴻賓醫院的牌子,侯滄海道:“這個站是以你們醫院名字命名,說明你們醫院很有實力。說實話,以前我還以為這是一個小醫院。”

吳小璐道:“鴻賓醫院在私立醫院中規模算是大的,可是比起公立醫院,從文化傳承到積累還是差了很多,更關鍵的是醫院本質是有差別的。一般公立醫院不會打廣告,鴻賓醫院這類私立醫院才會打廣告,想盡辦法拉客源。”

“你的待遇怎么樣?”

“比黑河衛生院要好得多。”

“平時工作忙嗎?”

“比黑河衛生院要忙得多。”吳小璐沒有細說工作情況,拿起菜譜,道:“我最喜歡吃這里面的一道菜,臭鱖魚,等會你嘗一嘗,絕對會喜歡。滄海,我要提前說清醒,到了鴻賓醫院,由我來請客。”

“好吧,你請客,那我就要大吃一頓。這一兩年湘菜也流行起來,我還以為湘菜就只有一個毛式紅燒肉。”侯滄海本身是一個吃貨,這一段時間長時間吃快餐,饞得不行。

兩樣小菜端上桌,味道不錯,味道微辣,卻沒有特別之處。當臭鱖魚上來時,吳小璐介紹道:“臭桂魚其實準確來說應該是天后鱖魚,正宗的應該是徽菜,不知為什么現在湖南館子和四川館子都有這一道菜,這家是平鍋臭桂魚,味道真的很棒。”

這一份平鍋臭鱖魚有著明顯的鮮紅色,汁緊芡亮,上面還有成串的青花椒,以及白蒜和小蔥。

侯滄海嘗了一口,只覺得初聞微臭、隨即就變成了香味,魚肉呈蒜瓣狀,咸鮮極為可口。

吳小璐是做菜好手,不僅喜吃,還喜探其所以然,道:“做這道菜比較麻煩,得提前好幾天準備,宰殺好的鱖魚要抹鹽,還得放蔥、姜層層碼味,夏天一般不要腌制四天,冬天就是腌制十來天,每隔八小時還得翻。這樣做出來的臭魚能讓鹽水漬入的同時魚肉自然發酵,味道才鮮美。”

侯滄海道:“嚴格來說,我們這些區域都是以前古巴人生活過的地方,古代巴人喜歡吃腐食,所以我接受這道菜不成問題。在我們這里有許多關于腐食的傳說,包括發酵菜,模式都是這樣的,某某在夏天發現某種菜不新鮮或者發霉,便抹上鹽巴或者放任自流,然后無意中打開,異香撲鼻,一道名菜或是名品便在無意中產生了。”

吳小璐點頭道:“確實如此,凡是要發酵的菜和食品都有這種傳說,或許,這些傳說是真的。”

兩人沒有談及現狀,專注談美食,仿佛回到黑河時代。

略臭的臭鱖魚入口十分鮮美,讓侯滄海大快朵頤,運筷如飛,吃得十分過癮。相較之下,吳小璐心神不寧,往日對美食的**不翼而飛。

“我記得你曾經說過母親是南州人,后來你聯系過嗎?”侯滄海腦中總有揮之不去的“吳小璐失去工作獨自到南州謀生”的畫面,對其深有同情。

吳小璐道:“我對媽媽沒有印象,只是我爸后來偶爾談起過,我媽是南州知青,恰好在農村與我爸遇到了,后來就是電視劇《孽債》的情節了。我讀初中時還想去找媽媽,但是我爸從來不正面回答我,一句話,就是不知道,或者就念詩,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云千載空悠悠。我最煩的就是聽我爸念這首詩,后來發展到每次聽到其他人讀這首詩就惡心的地步。?”

談了美食,又各自談家人,但是氣氛始終無法完全回到黑河時代,總覺得隔了一層玻璃。

從餐館出來,兩人步行回鴻賓醫院。吳小璐低著頭,不怎么說話。到達醫院門口,她輕聲道:“這家醫院院長是我在嶺醫大的老師,與我很熟,我把資料遞給他,請他想想辦法。”

侯滄海真誠地道:“你不要勉強。”

吳小璐道:“我盡量試一試,有可能行,也有可能不行。”

第一百一十二章 授權

與吳小璐分手以后,侯滄海一直在回想其神態。在江州之時,吳小璐對自己的心思完全表露在臉上,根本沒有掩飾。今天相見,盡管她還是挺高興,可是神情中明顯藏著心事,對自己的態度也有細微變化。他敏銳地覺察到吳小璐與自己談話時身體距離比以前也拉得遠了。

侯滄海思考了一會兒吳小璐神情和身體語言,若有所悟。

自從熊小梅離開江州以后,他短時間之內不會再談戀愛。他有時也在追問自己:“若是吳小璐真的向自己表示愛情,能接受嗎?”提出這個問題后,他一直不能肯定地說接受。

回到二七公司后,侯滄海看見偉哥在辦公室門,便走了進去。

“楊總,有個事給你匯報。”侯滄海是經過機關訓練的,在平時可以稱呼偉哥,但是在正式談工作之時,還是用了正式稱呼。

偉哥對侯滄海這個跑醫院標兵很有好感,道:“什么事啊?”

侯滄海道:“公司分給我的任務是跑四個醫院,從目前的情況來說,這四個醫院臨床推廣基本上沒有太大問題了,銷售穩定。現在的問題是我不能無限制地與醫生們見面,這得有個度,見面太頻繁會惹人嫌。所以,有時經常沒事可做。”

偉哥道:“你是嫌工作量輕了?”

侯滄海實事求事地道:“確實是吃不飽,這點工作量對我來說低了。”

偉哥沉吟道:“每個人都有固定的臨床推廣任務,如果把其他主管的任務劃給你,都會有意見啊。”

侯滄海道:“我仔細對照我們公司的責任區和全市醫院聯系表,發現我們公司還有很多空白點,比如山南二院,比如私立醫院,比如一些縣級醫院,這些我們公司沒有進入的醫院,我可不可以去試一試。”

偉哥道:“我當然希望開發得越多越好。這些醫院之所以沒有進入,肯定是有原因的。私立醫院你就不要想了,根本沒戲,畢竟肥水不能流外人田。山南二院,以前我發過話,誰能開拓出來,獎金十萬,這沒有變。至于一些縣級醫院,肉不多,不是我們的重點,我們確實沒有輻射到。我們的戰場還是在大醫院,這是效率最高的兵家必爭之地。”

侯滄海到偉哥辦公室,主要就是想要獲得公司授權,聽到傳哥如此說,問道:“楊總,我可否這樣理解,凡是公司沒有涉及的醫院,我都可以開拓。”

作為二七公司在山南公司負責人,當然喜歡侯滄海這種工作努力又很懂事的人,他用饒有興致的眼光看著侯滄海道:“當然,但是你要正式開拓時,還得提前給老段和我報告,開發費用要由老段審核。”

與此同時,在鴻賓醫院院長室里,吳小璐進門后就關了門。院長馬忠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知識分子,有點驚奇地看著在白天從來不到辦公室的吳小璐,道:“璐,有什么事情,這樣神神秘秘。”

吳小璐不說話,道:“剛才我在醫院底樓遇到一個醫藥代表。”

馬忠笑道:“這個醫藥代表是不是才入行,或者有點傻,居然跑到我們這里來了。”

吳小璐眼圈有點紅,道:“他不是傻,他的名字叫侯滄海。”

馬忠笑容就收斂了,道:“就是當時在黑河醫院救你的那位。”

當時發生在黑河醫院的事情,后來被江州市衛生局寫成簡報,上報到省衛生廳。省衛生廳廳長簽了批示以后,在省內醫院轉發。能看到這份簡報只有各醫院的院級領導。馬忠伸手拿出一個文件夾,在里面翻看一番,很快找到這份簡報。再次這份簡報后,馬忠道:“侯滄海是政法委干部吧,怎么當了醫藥代表。”

吳小璐講述了侯滄海母親得腎病以后發生的事情,講到后來,涕淚漣漣,道:“侯滄海兩次救了我,我一直沒有報答他。如今他落到這個地步,我想幫他。”

馬忠背靠著椅子想了一會兒,道:“他是在哪個醫院公司?”

吳小璐道:“二七公司。”

“這個公司還不錯,你別哭了。讓我想想辦法。”馬忠從辦公桌面前繞了過來,伸手拿出一張紙巾,直接給吳小璐開了眼淚,又道:“我明天要出差,下午在衛生局有個會,沒時間和侯滄海見面。等會我給趙院長交待,你讓侯滄海直接找趙院長。我這樣做不僅僅是為了你,侯滄海這個人能見義勇為,在眾多警察和黑河醫院醫生無所作為時,將一個女臨床醫生從暴徒手中救出來,憑著這一點,我們各個醫院都要支持他。”

得到肯定以后,吳小璐擦干眼淚,輕輕吻了吻馬忠嘴唇。

在醫科大學之時,馬忠曾經教過吳小璐班級課程。他前些年一直醉心于學術,被同學們稱為醫學狂人,留給家庭的時間很少。結婚后與妻子關系不佳,不久就離婚,從此一直單身。遇上吳小璐之前,沒有對其他女子動過心。遇上吳小璐時,馬忠剛好四十歲。他被吳小璐明亮眼睛打動,擁有一個新家庭的**由然而生。雖然他與吳小璐的關系經過周折,總算有了一個好的結果。

因此,馬忠特別珍惜與吳小璐的這一段感情。

吳小璐得到未婚夫同意之后,立刻給侯滄海打去電話。

這時,侯滄海剛好從偉哥辦公室出來,得到了初步的開拓授權。

“滄海,我給醫院吳忠院長談了你的事情,他下午有會,明天要出差,所以沒有時間見你,所以安排了分管副院長與你見面,你什么時間有空,可以直接到醫院來找趙院長。”吳小璐為侯滄海辦了一件實在事,心情愉悅起來。

侯滄海聽得有些疑惑,道:“小吳,你在醫院到底是什么職務?”

吳小璐臉上笑容收斂去,用平靜的聲音道:“醫院馬忠院長是我的未婚夫,我們新房已經買了,結婚證也辦了,近期準備辦婚禮。”

在黑河衛生院發生醫鬧事件以后,吳小璐隨即辭職。從辭職到如今也不過四個多月時間,這讓侯滄海很驚訝,有幾秒鐘不知說什么才好,過了一會兒,道:“祝你們幸福,屆時婚禮我一定參加。”

吳小璐小聲解釋道:“馬忠以前是我的老師。后來離開學校,被聘為鴻賓醫院院長。鴻賓醫院還有兩個分院,秦陽有一個,黃州還有一個,總院統一采購藥品。明天你過來吧,我帶你去見趙院長。”

侯滄海道:“馬院有什么具體交待沒有?”

吳小璐道:“他一般不和我談業務上的事情,今天是破例,但是也沒有談具體的事。”

放下電話后,侯滄海心情有些復雜。他隨即將復雜心情拋在一邊,思考如何開拓私立鴻賓醫院。由于鴻賓還有兩個分院,這就意味著如果開拓成功,效果非同一般。

侯滄海動起了腦筋。

按照二七公司制度,每開發一家醫院,必然要申請開發費用和報銷開發費用,后面要發生臨床費用。

申請開發費用:在開發醫院之前得做好基礎工作,填寫好將要開發醫院的詳細資料,越詳細越好,一般來說,有以下幾樣,一是醫院級別、床位、平均日門診量,二是院長、副院長,藥劑科主任,采購,庫管,幾個相關科室主任和學術帶頭人;三是競爭品種狀況;四是預計進入以后的銷量等。然后根據醫院資料和預計銷量申請開發費,經老段批準后,再報偉哥。

費用略有浮動,根據實際情況而定。

費用批準以后,根據開發進度領取

報銷開發費用:申請下來的開發費用算是借款,掛在帳上,等醫院開發成功,進了第二批貨以后沖帳報銷。

臨床費:每個月月底查進銷存,按實際銷量領取臨床費。

因為鴻賓醫院還有分院,這就涉及到出差,出差有每晚一百的住宿補貼,還有每天六十塊補助。

這些都是正規費用,但是侯滄海腦子里始終記得偉哥曾經對開發山南二院提出的十萬元懸賞,他暗自琢磨:“既然開發山南二院要給懸賞,那么開發私立醫院也應該要給出相應懸賞,應該找個辦法巧妙地提出此事。”

侯滄海暫時沒有向老段和偉哥匯報鴻賓醫院有可能取得的突破,決定先與趙院長見面之后,才正式向公司提出此事。

次日,侯滄海換上新襯衣,將皮鞋擦亮,前往鴻賓公司。為了顯得從容自在,他沒有擠公共汽車,而是乘坐了出租車。下車之時,他按例要了出租車票。二七公司報銷制度嚴格,沒有公司規定的票據則無法報賬,出行收集票據成了公司職員們的標準動作。

進了醫院,侯滄海和吳小璐一起來到分管趙副院長辦公室。

趙副院長對吳小璐很熱情,對侯滄海態度也還不錯。看罷了二七公司提供的產品資料以后,同意使用公司四種主品,只是價格需要下浮。

二七公司以前主要針對公立醫院,對于私立醫院如何推廣沒有現成方案。侯滄海迅速在腦里進行了計算,盡管價格下浮,但是按照鴻賓醫院管理規定,二七公司需要支付的臨床費用相應也降了下來。總體來說,二七公司并沒有增加成本。

侯滄海與趙副院長商談了細節后,回到二七公司準備向偉哥作匯報。

他在腦海中形成一個方案:準備提議建議一個不管部。

所謂不管部,就是現在二七公司明確不管的醫院,由不管部來進行開發和維護。

侯滄海如今的主管是老段。他并非對老段有意見,只是在二七公司內自立門戶后,能實現利益最大化。

這個方案在腦海中成熟以后,侯滄海首先找到楊兵商量。楊兵驚訝地道:“你在公司才一個多月,屁股沒有坐熱,就要當主管,這個不現實吧。”

侯滄海暫時沒有公布底牌,道:“你知道我的情況,當個小業務員沒有意思,要做就得做大。山南二院,我必定要將它拿下。還有私立醫院,也至少得拿下兩三所。這是另做一塊蛋糕,并非動三個主管的蛋糕,應該不會有引起他們的反彈吧。而且,目前四個醫院臨床維護的利益我可以交出去。”

楊兵不停搖頭,道:“你太激進了,到時錢沒有賺到,在公司也就不能立足。”

侯滄海道:“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我就要賭一把。”

楊兵壓根不信,道:“這不可能,你是瞎折騰。”

第一百一十三章 自立門戶

楊兵來到二七公司有一年多時間。也就是說,他用了整整一年時間才贏得今天在二七公司的地位。此時,侯滄海才來短短一個月時間,居然就想要自立門戶。這才楊兵眼里是天方夜談。

侯滄海道:“不管是不是瞎折騰,我得折騰了才知道。當然,我到二七公司時間還短,經驗不夠,如果真的成立了不管部,以后肯定不會讓找老段解決問題,你得全方位輔助我。”

楊兵道:“你這人被愛情和機關約束了好幾年。你還記得在青樹村的事情嗎?當初楊胖子書記痛風發作,你居然還甘心當馬夫。我當初看到你蹲下來背他時,被震動得七葷八素。現在我看清楚了,那幾年生活并不適合你的性格。現在沒有約束,你就變成無法無天的孫猴子。”

在大學時,侯滄海和楊兵就形成了固定的行為模式,總是侯滄海在前面沖鋒,楊兵在后面掃尾,這種行為模式是基于雙方的自我選擇。此時到了同一個工作單位,依然延續了以前的格局。

與楊兵搭成共識以后,侯滄海立即開始著手給偉哥寫請示。第一份請示是《關于成立不管部的請示》。寫完請示后,他就給偉哥打電話。

下午,偉哥來到辦公室。他看罷這份請示,感嘆道:“這是我在二七公司收到的第一份正規請示,老段、老邱有什么事情,都是直接說一聲,還是經過訓練的機關干部懂得規矩。侯子,你真有把握能把我們都不做的這些醫院做出來?”

“把握沒有,但是值得一試。我還想有要一個政策,如果我能開拓一個南州中醫院近似規模的中醫院,是否也可以給獎金。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句話很有道理。”

偉哥仔細打量侯滄海,道:“你是不是已經心中有數了?說說,到底是哪一個醫院?

“偉哥應該知道我的家庭情況,僅僅按步就般這樣搞,沒有特殊手段,家里經濟肯定越來越難。我得賭把大的,不動以前的存量,專門做增量。之所以有這個膽量,和我的經歷有點關系。我在政府機關工作過幾年,結識了不少朋友,趁著感情還沒有生疏之前,讓他們發揮點能量。”侯滄海將理由說得很含糊,又有意提供了一些讓偉哥覺得有可能真實的理由。

這個方案對于偉哥來說是有利的,不管是張三還是李四,只要能把銷售搞上去,他對總公司就能夠交待,能夠交待自然意味著利益能夠保證。

“侯子很有銳氣嘛,只要啃下來山南醫院,獎金沒有問題。以前說過的話,自然算數。”

“如果我能啃下私立醫院,有沒有獎金?”

“私立醫院有大有小,不好定獎金。但是我們可以訂一個年銷量,若是達到三甲醫院銷量,給點獎金也沒有太大問題。”

聽到偉哥如此說,侯滄海退后一步,不再強調獎金。

偉哥又拿起報告看了看,道:“這個不管部的名字有點難聽。”

体彩飞鱼中奖条件